預定熱線

4000991069

15099178838

首頁 > 旅游攻略 > 正文

新疆游記

旅游攻略網絡2017-11-02
[導讀]從新疆回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始終沒有鼓起勇氣來寫游記。今天看了朋友推薦的有關新疆的游記,那兩個星期在新疆的日子又浮現在我眼前了。

從新疆回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始終沒有鼓起勇氣來寫游記。今天看了朋友推薦的有關新疆的游記,那兩個星期在新疆的日子又浮現在我眼前了。所以,為了留住美好的記憶,寫下新疆游記。

一、準備工作

原本打算去歐洲渡蜜月的,可是由于著名的“非典”使我們的婚假推遲到了八月。經過自己的research和朋友的推薦,決定到新疆玩。從定游程到買機票,辦邊境證,也花了有近一個月的時間。說句實話,在出發的時候,心里還是有一些惴惴的。畢竟路途遙遠,人生地不熟。盡管陳英杰給我們介紹了一個他在西藏認識的一個女孩侯新華,我們仍然覺得沒有把握。

二、出發(2003729日)

背上沉重的行囊,我們上路了。聽說新疆的天氣溫差很大,而且有些海拔高的地方很冷。所以盡管是夏日炎炎,我們還是帶了羽絨服(后來被證明是需要的)。

盡管我們有思想準備,可是飛機上的時間還是很長。吃了一頓難吃的東航機上配餐,又睡了一覺,還是好半天才到達烏魯木齊。當我踏足這片曾經那么遙遠的土地的時候,心情難免有點激動。由于這里比上海的時間要晚兩個小時,下午五點的烏魯木齊還是艷陽高照。

打了輛車到醫學院,見到了侯新華,一個很熱情很豪爽的女孩。她幫我們訂了醫學院邊上的學府賓館,我們之后的十幾天旅程就都以此為出發點了。

吃過晚飯以后,在侯新華的指引下,來到辰光旅行社,那是已經是近晚上九點了。由于有熟人介紹而且我們又是一筆大生意,辰光旅行社的負責人很熱情地接待了我們。

在夕陽的陪伴下,我們開始了長時間的“談判”。

首先是交通問題。因為新疆地域遼闊,大多數的景點都要經過長途跋涉。在租車還是坐飛機這個問題上我們并沒有耽擱很久,一是因為租車并不便宜,二是要照顧老爸老媽的身體。更重要的是,打折機票的緊張程度根本不能想象。就在我們考慮先去喀什還是先去伊犁的時候,去喀什的四折票就只剩下三張了。就算是我們這樣經常在公司加班的人也很難想象,在晚上十一點的時候,任何有關機票,旅行社的電話都很繁忙。我們就在當天買好所有這次旅程的機票(這次旅行共坐飛機六次,四個人共花去19,000機票和機場建設費)。

其次是行程問題。這個問題其實在買機票的時候已經大致考慮過了,只是需要細化一下其中的細節問題。這其中的焦點是去不去紅旗拉甫。紅旗拉甫口岸是中國和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方,在帕米爾高原上。旅行社的人看樣子并不熱心,覺得一是沒啥好看的,二是高原反應可能會影響我們的行程。由于我們在出發前看了一本藏羚羊旅行手冊,上面把帕米爾高原描寫的十分令人向往,以至于沒有去成帕米爾高原成了此行最大的遺憾。由于我和老媽的反對,老爸也只好勉強放棄了他這一強烈的愿望。

最后是價錢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和旅行社展開了拉鋸戰。天池,吐魯番和喀納斯都是常規旅行路線,天天都有發車,在這三個景點的價錢上我們沒有花太多的時間。關鍵的問題在于喀什和伊犁。我們本以為喀什至少要花上四、五天的時間,由于時間有限,就不打算去伊犁了?墒锹眯猩绲娜苏f喀什兩天就夠了,有足夠的時間去伊犁,所以我們臨時決定增加去伊犁的游程(由于事先沒有做充分的research,在沒有足夠的地理概念的情況下訂了去伊犁的來回機票。事后我們覺得去伊犁租車應該是不錯的選擇)。盡管“苦戰”到近十二點,喀什和伊犁的價錢還是沒有談下來,我們想再問問那邊當地的旅行社。

最后定下來的行程是先去吐魯番,天池和喀納斯。當我們回到學府賓館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凌晨一點了。

三、730日(吐魯番)

這是新疆之旅的開始。吐魯番離烏魯木齊市區230公里左右,當天往返是比較輕松的。我們覺得吐魯番和天池的兩天就像是新疆之旅的熱身。

由于導游(小熊)的失誤,把接人的順序臨時返了一下,害得我們比約定的時間早了二十分鐘就急急忙忙的上了依維柯。后來發現比我們更慘的是有的人早上六點就起床等車了,直到九點才見到車。

盡管大家對導游的Admin很不滿意,但是當人都接齊往吐魯番進發的時候,也就沉浸在旅行的歡樂中了。

畢竟是游程的第一天,我不顧太陽的暴曬,涂上防曬霜,拉開窗簾,盡情地欣賞著美麗的異域風光。

途中的第一個景點是達坂城的風力發電站。據說是一對丹麥的夫妻發現了這里的風力資源,始創了這里的風力發電廠。白的巨大風車在風的作用下緩緩轉動,場面頗為宏大。其中有幾個風車全被刷成了黑色,原來是為了紀念那對丹麥的夫婦而特制的。很可惜,由于不是自己包車,沒有拍下那幾個黑色的風車。

經過氣勢宏偉的大風車,我們看到的是有中國死海之稱的鹽湖。據說人躺在上面也不會沉下去,時間倉卒,沒有親身體驗。

接著,我們穿越了天山。本來以為會翻越或至少是穿過一條隧道,結果只是經過了天山的一個豁口。

穿越了天山以后,我小睡了片刻,火焰山就出現在我的眼前了;鹧嫔降拿暥荚醋晕饔斡,但是它并不是真的熊熊大火,而是類似火焰狀的一種地貌,加之吐魯番地區又十分炎熱,故得名火焰山。

一路綿延的火焰山把我們帶到了萬佛宮。這只是一個后人仿造的宮殿,它的原形是離這里不遠的千佛洞。由于千佛洞對導游都要收門票,所以據說烏魯木齊所有的旅行社都將千佛洞的景點改到了萬佛宮。這里聞名的主要是壁畫,由于本人對人文的景觀不甚了了,加之又是仿制品看起來也就興味索然了。

從萬佛宮出來已經是將近下午一點了,小熊說我們下一個景點是葡萄溝,要在參觀了葡萄溝以后才吃午飯。由于尚未適應新疆的作息時間,肚子餓得咕咕直叫。

在來吐魯番的路上,小熊曾介紹說在葡萄溝里吃葡萄不要錢,能吃多少都可以,只是不能帶走。所以盡管肚子很餓,但是一想到等一下可以放開肚子吃葡萄也挺高興的(一旦期望值太高,結果就必然是do not meet,在新疆得到了無數次驗證)。

依維柯把我們帶到了葡萄溝的一個維吾爾族人家(說是一個旅游項目叫“維吾爾家訪”)。一路上小熊都在夸贊維吾爾人如之何地淳樸熱情好客,這也是導致DNM的原因之一。在充滿商業氣息的地方,淳樸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進了大門,就看見一排賣葡萄干的攤子,據說攤主是祖傳的晾制葡萄干的。所以這里的最好的葡萄干要賣到50元一公斤。幸好看過了“藏羚羊”,說所有新疆的土特產在烏魯木齊最便宜。后來在烏魯木齊市看到的最貴的葡萄干只要26元一公斤。

進門以后,我們坐下來吃水果,主要是西瓜,哈密瓜,葡萄和葡萄干。免費倒是免費的,可是基本不能添,而且會讓你買一些帶回去,還好不是強制的。在吃東西的時候,會有兩三個維吾爾姑娘跳舞和一個維吾爾大爺彈唱。她們會很熱情的邀請你和他們一起跳,不跳也不行!

接著,在他們的葡萄架上,我拍到了此行最為得意的一張照片,取名“垂涎欲滴”。

離開了維吾爾人的家,餓著肚子又參觀了葡萄溝。什么東西一旦出了名,就會有收門票的,那就意味著商業化,自然也就難免俗套。

終于在下午三點鐘的時候吃到了新疆“著名”的拌面。說老實話,真的不怎么地。不過怎么也沒想到這將會是我們這次新疆之旅吃的最多的東西,因為它到處都是而且相對便宜。

回到烏魯木齊的時候是晚上七點,對烏魯木齊人來說可是正當下午呢。我們就開始聯系去伊犁和喀什的行程。

最終促使我們放棄辰光旅行社的原因是,和我們一同在去吐魯番的一家三口說去伊犁四日游,每人450元。我們去伊犁的來回機票就是580,當初辰光還說要每人800元的團費(因為包車)。盡管我們比一般的團多去一個巴音布魯克,由于其中的差距實在是很大,我們決定自己找當地的旅行社。

對于這兩個地方,心里都沒什么底。特別是伊犁,本來沒打算去的,連旅行社的電話號碼也沒有。我們只好問了伊犁地區號打114,讓他隨便告訴我們兩個旅行社的號碼。沒想到,運氣還不錯,打的第一個電話就是我們決定用的旅行社。那是伊犁一個師范學院下屬的教育旅行社,最終談定的價錢是每人560元,包車包。ㄈ齻晚上)包門票。至于喀什,因為本來就在我們的計劃之中,所以直接打了那里國旅的電話。沒想到,那邊的旅行社說我們兩天也夠去一回紅其拉甫了,這又極大地勾起老爸的興趣。最后說好包車1900去紅其拉甫,想再讓他們給我們找一些同行者在分攤包車的成本。

我們洗完澡出去吃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可是太陽依然掛得很高,我們已經漸漸地適應了新疆的太陽(早出晚歸),見怪不怪了。

四、731日(天池)

天山腳下的天池應該算是新疆出名的發源地了。盡管有不止一個人告訴我天池沒什么好看的,我仍然帶著非常期盼的心情上路了。

天池比吐魯番更近,離烏魯木齊市只有大約130公里,打了個盹很快就到了。由于前一天去吐魯番的旅行并不十分讓我滿意,這天去天池的期望值就不敢訂得很高了。因為我比較喜歡自然風景,在依維柯往天池上盤山的時候,就覺得心曠神怡了。

當我第一眼看到天池的時候,還是覺得meet。因為它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樣,確切地說是和任何天池的圖片一樣:一汪藍藍的湖水,遠處的博格達峰被群山所包圍。

在天池的邊上就是傳說中的“定海神針”。所謂的“定海神針”其實就是一棵高齡的老榆樹。在天池的景區里還有一個瀑布,類似于諸暨五泄。

事后回想起來,我們的行程安排還是很正確的。因為如果從喀納斯回來再看天池的話,一定會覺得勞命傷財。結論:天池是雞肋。

我們在下午六點左右就回到了烏魯木齊。在侯新華的邀請下,我們去吃了盤盤肉。其實就是清燉羊肉,味道很鮮美。連我老媽這個很討厭羊肉的人都贊口不絕,可見確實不同一般。

五、81日(烏魯木齊至布爾津)

結束了兩天的熱身以后,我們開始了去喀納斯的旅程。這回換了一個姓洪的導游,一眼看上去就是精明能干的那種。(后來的四天證明了我的眼光是正確的)

從烏魯木齊到布爾津大約有760公里,途中要經過400公里左右的無人區,也就是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在沒有進入沙漠以前,我想象著一望無垠,寸草不生的沙土?墒钱斶@個沙漠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難免有些失望了。據洪導介紹,這是固定半固定的沙漠,所以在里面有一些植被來固定沙土。

在進入沙漠不久,就是此行的第一個景點:火燒山;馃綄儆陲L蝕地貌,由燒結巖構成。在這里沙土的顏色是火紅的,好像要燒起來一樣。

接著,我們的大巴就開始了穿越無人區的漫漫旅程。無垠的沙漠上漂浮著朵朵白云,看上去伸手可得似的。一開始我們都興致勃勃的看著窗外這輩子從未見過的景色,半個小時以后,我就靠在他的肩頭沉沉的睡去了。

在下午四點鐘的時候,我們終于穿過了無人區。大巴挺在一家小飯店旁讓大家吃午飯。經過了前兩天的適應性訓練,我們并不覺得四點吃午飯有什么特別。但是我還是對四點鐘的太陽估計不足,為了拍攝下面這張“藍天白云”,我暴露在外面的脖子居然被曬傷了。其實總共也不到五分鐘,可見陽光的猛烈程度了。

稍事休息以后,我們就往布爾津進發了。大巴看出不久,新疆最北的山脈阿爾泰山就一路陪伴著我們。在其中的一段上面刻著“鍥而不舍”四個大字,經洪導介紹才得知是“635工程”的紀念!635工程”就是將流經我國流向前蘇聯的額爾齊斯河引流至克拉瑪依市,由于當初涉及國家機密,所以用了代號635。

途中我們經過了一個新興的小城市:北屯,那是農十師司令部的駐所。從喀納斯回來的時候還在這里住了一晚。

我們的大巴還在繼續前行。在將近晚上十點的時候,我們看到了美麗的落日。由于沒有機會停車拍照,隔著臟臟的車窗我們拍下了此時此刻的美景。

經過一天的長途跋涉,我們終于在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到達了布爾津。布爾津是由烏魯木齊去往喀納斯必經的一個小城鎮,在每年的旅游旺季總是鋪無虛席。我們住在一家被洪導稱作“環境相當不錯”的晨光賓館。不過,和喀納斯住的地方相比,這里也真算得上“相當不錯”。

據說這里的烤魚很有名,興致盎然的老爸和老公又出去買了一條回來嘗味道。那天長途跋涉,累得半死,我也沒吃出什么特別的味道,好像還不如后來在烏魯木齊夜市上的烤魚好吃。唯一覺得有點遺憾的是沒有出去看星星,本以為后面還有的是機會,誰知道后來老公說只有布爾津的星星又多又亮。

六、82日(布爾津至喀納斯)

從布爾津到喀納斯還有大約160公里的路程,一路上要翻越兩座山。山坡上分布著哈薩克人的氈房,他們終年過著游牧的生活,春夏秋三季都住在圓形氈房里,冬季搬到冬牧場,住在平頂土房或木房里。

喀納斯被稱為天山以北最美麗的地方。經過一天半的長途跋涉,我們終于在中午時分撩開了喀納斯神秘的面紗。由于期望值過高,以至于我們在看見喀納斯河水的時候并沒有感到太多的驚喜。在這個季節,喀納斯湖的水是藍帶綠的乳白色,像翡翠一樣。但是由于陽光太強,所以下面這張照片看起來像是藍色的。

由于這個季節是新疆的旅游旺季,喀納斯又是名聲在外的常規旅游路線,當我們到達售票處的時候,門口的大巴,越野車以及各種車輛排起了長隊。我們以為這下可要等上一段時間了,于是我們下車活動一下筋骨,順便拍下了這張“喀納斯初瞥”。

出乎我們意料的是,不多久,導游就招呼大家上車。我們的車從長長的車隊邊上穿過,徑直進了喀納斯的大門。后來司機告訴我們,洪導經常跑喀納斯,很有經驗,人頭也很熟。

在進入喀納斯度假村以前,經過的兩個景點是臥龍灣和月亮灣。這兩個景點周圍停滿了各種前來旅游的車輛和興致勃勃的游客,以至于我們在第二天出來的時候才能下車拍攝月亮灣的全貌。

經過月亮灣不久,我們就進入了喀納斯的度假村了。這里有著大大小小幾十個被稱為“度假山莊”的地方,價格不菲設施卻不怎么樣。據洪導說,這里的接待能力大約只有三千人,可是現在來旅游的人遠不止這些,所以今天一定會有人住在車上了。我們住的號稱是喀納斯最好的地方,叫“林海山莊”。當初辰光旅行社說的是四到六人間,可是當我走進四號“別墅”時候才知道什么是“四人間”。就是一個大房間被隔成兩個小間,每個房間里有四張床,走進里面一個房間必定要通過外面的房間。由于是跟團的,也只好服從安排:男的住五號,女的住四號。就這樣,我和老公在蜜月中無奈地“分居”了。后來才發現,在我們的樓下就有帶衛生間的雙人房,但是價格大約在兩、三百元一間。所以旅行社是不會讓我們那么“奢侈”的。

安排好了住宿以后,按著導游約定的時間到“林海山莊”的餐廳門口和導游匯合。由于旅游景點的飯菜一般都是又貴又不好吃的,所以除了導游以外的團友們或吃方便面或啃面包就湊合了。沒想到,當大家都會齊在餐廳門口的時候,導游和司機還沒有開飯呢。這讓大家都很氣憤,我們都沒有好好吃午飯,卻讓我們在這里等著他們吃免費的午餐。

在導游和司機狼吞虎咽的享用完了他們免費的午餐以后,我們就沿著喀納斯河一路往喀納斯湖走去。我們走在河邊的小徑上,左邊是奔騰的河水,右邊是高聳的山,可謂“依山傍水”?上藢嵲谑翘嗟,路又不寬,所以基本上不能停下來拍照,不然不僅會擋了別人的路,還會使你的鏡頭里充滿了人頭。

這里的其中一項活動是漂流。因為我們在小小三峽的漂流都很盡興,所以我們覺得這里的未必會超過上次。除了我老爸以外,剩下的三個都沒什么大興趣了。當我們走到漂流的始發地,看見無數人在排隊。一打聽,只有兩條漂流的皮筏,每條坐八到十個人。這使我們徹底打消了漂流的念頭,包括我老爸。

于是我們走到快艇碼頭。正如洪導所說,喀納斯湖一共是六道灣,坐快艇到三道灣是100元。自從某個領導人來過以后,為了防止“生態破壞”,就取消六道灣的快艇項目了。但是由于我們的洪導比較猛,說只要我們湊夠八個人,他就有辦法幫我們搞到特批的快艇去六道灣,價格是每人兩百元。于是我們像是得到了特殊照顧似的,毫無還價的交了錢,而且還暗暗慶幸湊夠了八個人。事后才發現這是這次新疆之旅被“斬”的最慘的一次,也是最無奈的,誰讓人家壟斷呢?

交了錢以后,洪導讓我們在碼頭等著,說是那個有權特批的爺還在吃飯,要我們等一會兒。于是 我們在大太陽下站了有十分鐘,看著這位爺吃完了飯。然后就看著這位爺拿著步話機一邊嘰里咕嚕的說著什么,一邊把我們帶到了一條快艇旁邊。

在正式出發之前,司機開著船把我們帶到了碼頭的另一邊。我們都很不解,司機說是加油。后來我們才明白,這里為了控制司機不擅自把快艇開到六道灣賺外快,每桶汽油只夠開到三道灣。如果有特批的,就要多領一桶油。不由得感嘆control太好了!

終于可以出發去看看神秘的喀納斯湖了。一路上看著怡人的景色,吹著迎面的風,除了不斷地按下快門,我還能做什么呢?

當快艇開過三道灣的時候,讓我們看到了兩百塊錢的價值。因為在四道灣以前,并沒有什么不同,只有到了四道灣以后才看到一些奇特的景色。我們看到河岸一邊的樹都是長在石頭上的。

再往前,我們就到了喀納斯湖的盡頭―傳說中的浮木長堤,多年枯倒的樹木由于風力逆流而上聚集到了上游。它們壘成一條寬100米,長近2千米的堤壩。這使我們都很滿意,讓我們看到了兩百塊錢的價值。另一個有價值得的地方是,我們看到了喀納斯湖源頭的不同顏色。

一路上,司機都在說本來浮木長堤是開放讓游人上去拍照的,每人二十元。到了以后,又說如果我們想上去,他可以把快艇靠近一點。其實我們都沒有領會他的意思:雖然現在不開放了,但是只要把錢給我,我還是可以網開一面的。

就在這里,我們碰到了另一條被“特批”的快艇。就見這個司機去另一條船上和那個司機嘰歪了一會兒,我們都沒有主意,光顧著拍照。然后又聽那個司機說,你們慢一點回去,就開著快艇走了。我們的司機看我們沒人有給錢的意思,過了一會,也就不提上堤的事,開船回頭了。后來我們才明白那條船上的人一定給了錢,上了岸,所以才讓我們慢慢地回來。由此可見,腐敗是無處不在的,就算控制了汽油,卻難以控制時間。

經歷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我們回到了碼頭。盡管被斬沒商量,但是由于看到了一百塊錢看不到的東西,我們也就心滿意足的上岸了。由于長時間劇烈的陽光直射和風吹,我開始頭疼了,而且越來越劇烈。

喀納斯度假村里有兩路免費的公共汽車,可以把游客帶到各個景點。我們乘了1路車到了鴨澤湖。鴨澤湖位于喀納斯河的下游,這里是一片寧靜的河灘。

若不是有一些出于商業目的馬和駱駝,這里就更富有詩意了。對面的山坡被夕陽照得斑斑駁駁,讓我們感到了宏偉的力量。

由于我頭疼的厲害,我們破天荒地在六點不到就找了一家餐館解決了晚飯。自從到了新疆,不知道為什么我愛上了吃西紅柿炒雞蛋?墒且驗轭^痛欲裂,這里的西紅柿湯面也沒吃上幾口。這使我自從到了新疆以后第一次想家了,想念家里的飯菜,想念家里的床。我甚至開始擔心還有沒有力氣去消耗后面的五張機票?墒堑搅说诙,我就發現前一天的擔心都是多余的。

喀納斯的晚上有篝火晚會,價格不菲加上我又頭疼,所以我早早地就上床睡覺了,F在想起來最遺憾的不是沒有去篝火晚會,而是沒有去看星星。因為傳說中喀納斯的星星特別多特別亮,但愿以后故地重游的時候能達成所愿。

七、83日(喀納斯至北屯)

早上五點多的時候就起來出發去觀魚亭。根據洪導的經驗,早上去觀魚亭的人很多,去晚了也就只能看人頭了。幸好經過一晚上的休息,我的頭已經不疼了,興沖沖地上觀魚亭去喀納斯湖的全景。

從我們住的地方到觀魚亭還有幾公里的路。在前一天我們已經交了去觀魚亭公交車的錢,據說一般情況這個車要到八點才發車,因為洪導認識人,并且我們團正好一車才那么早拉我們上山。

從下車的地方還要爬一段山路才能到達觀察喀納斯湖的最佳的觀景地點觀魚亭。由于海拔較高,喀納斯的清晨是挺冷的,我們拿出了準備好的羽絨服,很滿意地穿在身上。我們大概從七點不到開始往上進發,那時晨曦已經淡淡的出現在山的后面了。

氣喘吁吁地爬了半個小時以后,終于來到了海拔兩千多米的觀魚亭。直到現在我才感到喀納斯的美!我們看到陽光一點一點地照上山頭,那種感覺真是-震撼!

因為我們出發得早,只有我們一個旅行團,所以我們拍照拍得很盡興。在這里,我們看到了晨霧繚繞的三道灣,這就是最經典的喀納斯。

在觀魚亭往喀納斯河的下游望去,那里有一個名為神仙灣的地方。它之所以被稱為神仙灣就是因為在清晨的時候那里升騰著一層霧氣,就像神仙居住的地方。

戀戀不舍地離開了觀魚亭,我們來到了一個據說是拍攝喀納斯明信片的地方。不說不知道,這里的景色果然特別。

當我們原路返回到下車的地方,發現只有我們四個和洪導,別的團友都坐車下山了。這時是八點多鐘,沒有下山的車。一打聽,所有的車都到始發站去接人了。不久,就看見一輛輛中巴載著一個個旅行團上山來了。我們不禁慶幸我們趕了個早。

我們定于十二點離開喀納斯去北屯,所以從下觀魚亭到出發還有一段時間,我們讓洪導給我們介紹了一家餐館吃手抓羊肉。在老板娘開始煮羊肉的時候,我們又最后在喀納斯逛了一圈。我們看了白樺林,還在中國移動的基站下很滿足得看到了手機信號是滿格的。在我老爸的堅持下,我們又回到前一天去往喀納斯湖那條小道上拍了幾張照片。

接著,我們就趕去吃手抓肉了。所謂手抓羊肉就是羊肉燉湯,里面的調料就是鹽和胡蘿卜。一百元錢兩公斤,我們都吃的津津有味,包括平時不喜歡吃羊肉的老媽。

帶著吃飽了的滿足,我們坐上大巴出發去北屯。一路上我們回味著喀納斯,一開始非常向往,初見時略有失望,過了一天,當我們離開的時候又覺得其實還是不錯的。等到回來看看照片,發現觀魚亭上看的喀納斯還是挺美的。

又在車上顛簸了好幾個小時,大概在下午六點左右的時候到達了北屯-一個新興的城市。由于前一天晚上住的地方太差,一到賓館,所有的人都想好好的洗一個澡?墒沁@個號稱兩星級的賓館龍頭里放出的始終是半溫不熱的水。就是這樣,我們也是迫不及待地洗了一個澡。

收拾完畢,我們出去找了路邊的飯館吃飯。不知為什么,我至今還記得那個飯館一個接待小姐的模樣。吃完飯以后,在老公的建議下,我們打車去看額爾齊斯河的夕陽。

額爾齊斯河是我國唯一一條注入北冰洋的河流。當我們到達額爾齊斯河橋上的時候,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地吸引了。

在出租車司機的催促下,我們返回了賓館。據洪導介紹,這里的音樂噴泉很好看,而且只有在周末才開放。我們一算,正好是星期日,所以,又去了音樂廣場。途中路經農十師的司令部,據說這個城市的興旺就完全得益于這個司令部。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小城市里,能有這樣規模的音樂噴泉廣場確實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們看到,盡管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很多北屯的市民都在廣場里玩。

八、84日(北屯至烏魯木齊)

一大清早,我們又踏上了漫漫的旅途回烏魯木齊。首先經過的是福海,據說是內陸地區的一個湖泊,可惜我睡眼朦朧的沒看清楚,更別提拍照了。等我一覺睡醒,已經到了第二個景點:魔鬼城。魔鬼城并不是什么城堡,而是一大片的雅丹地貌,據說晚上人站在里面聽風的聲音是很恐怖的,故得名魔鬼城。旅行社稱這個景點的門票未包括在團費里,所以只能在它的外面遠觀。其實這個魔鬼城本來只是路邊經過的地方,是不要門票的?墒乾F在人為的攔起來收費,使得很多人都只好駐足遠觀。

過了魔鬼城不久,就經過了克拉瑪依油田,讓我們看到了大片的油田和“磕頭機”,這個場面還是很壯觀的。

在這里,隨處可見大片的胡楊林。胡楊林是一種生存能力很強的植物:“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

克拉瑪依市是一個比較富裕的石油城市,我們留心看了一下,那里的出租車是每公里1.5元,也從一個側面說明城市的富裕程度。在克拉瑪依市吃了午飯以后,我們就直奔烏魯木齊了。

回到烏魯木齊的首要任務就是聯系伊犁的教育旅行社,沒有什么新的情況,很快確定了行程和價錢。

九、85日(烏魯木齊至巴音布魯克)

為機票打折,我們買的是早上7:50的烏魯木齊至伊寧的機票。為此,我們又起了個大早。還好飛機沒有延誤,順利地起飛了。剛上飛機,我們就知道了“毛子”的厲害。有兩個維族的中年婦女坐了我們的位子,就舉著她們的登機票強行要和我們換位子。我們因為是四個人一個前后排,不想和她們換。也不知她們是真聽不懂還是假裝的,就是不理我們了。我們只好找來了乘務員,沒想到乘務員也是一籌莫展,他連聲和我們道歉,說“毛子”就是那么不講理,他見的多了。于是我們被安排在倒數第二排的空位子上,我們不久就想通了:在新疆這一畝三分地,漢人才是真正的“少數民族”!

從烏魯木齊到伊寧,一路上飛越的就是天山山脈。雖然我們覺得去伊寧最經濟的方式是租車,但由于在飛機上近距離目睹了天山的雄偉,我們還是覺得機票還是很值得。

伊犁的機場很小,所有的航班都是來往于烏魯木齊的。當然設施也就很破,行李提取處一片混亂,無數人在一個柜臺前,脖子伸得老長,手拿著行李牌唧唧喳喳。

來接我們的是一個維族的司機蘇比,五分鐘以后我就知道這將會是我們伊犁之行的缺憾了。這個司機的漢語說的實在是有些糟糕,正因為如此,他的話也少的可憐,并且我們有時候也不確定他有沒有聽懂我們的話。

先到教育旅行社交錢。教育旅行社坐落在一個師范學院里面,這使我們平添了幾分信任感。本想換一個會“說話”的漢族司機,可是他們好像人手也不多只得作罷(不過后來證明維族人也有維族人的好處)。

帶著幾許向往,帶著一分僥幸(后來發現,要想讓蘇比多說話比登天還難),我們往大草原出發了。

真是天公不作美,剛開上國道不久,就天就陰了下來,接著就下起了蒙蒙細雨。從伊寧到那拉提草原當中有一段國道在修,只好走邊上的便道。幸好蘇比話不多架車技術倒也不賴,途中我們的車曾經無數次四只輪子都在水里當船開。

在那拉提小鎮上,我們吃了新疆著名的大盤雞。盡管挺辣的,我們都吃得津津有味,特別是最后下的面,至今想起來都要流口水。

當我們喂飽了肚皮向巴音布魯克出發的時候,雨越下約大了。我們的原計劃是當天先去巴音布魯克,第二天回來的時候再去那拉提。誰知道由于天雨路滑,一輛卡車的輪子陷入了泥地,并且堵住了唯一的一條通向巴音布魯克的路。

從蘇比斷斷續續的漢語中,我們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要去巴音布魯克就只能從那拉提草原走了,可是那拉提草原要每人30元的門票。這時外面的雨已經下得很大了,既然是百般無奈,那就走吧。到了那拉提門口,買完票后,就見蘇比和那個檢票的人用維語說了好一會,我們才進去。后來才知道是蘇比和他打招呼,說第二天的來的時候就不用再買票了?磥碚覀維族的司機還是有好處的,否則語言不通,那就一定要重新買票了。

進入那拉提以后,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一片青翠的草原了。由于下雨,霧氣很重,我們看到的草原都是煙雨朦朦的。我們一邊贊嘆著眼前的美景,一邊對這下雨天不太滿意,只是祈求明天回來那拉提的時候會是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從那拉提到巴音布魯克的路上的景色更美。沿著一條汩汩的流水,對岸是茂密的森林,加上朦朦的霧氣,猶如一副精心繪制的浪漫主義山水畫。由于下雨,我們只停了一次車拍照,在車里照的又都糊了,這是我們覺得非常遺憾的,因為我們后來發現,煙雨朦朦比之晴空萬里別有一番風情。

我們大概在下午六點到達了巴音布魯克小鎮。這個鎮可真小,在鎮的這一頭就可以毫不費勁地看到那一頭。到了巴音布魯克我們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去天鵝湖,能不能看到天鵝。在巴音布魯克通往天鵝湖的地方,有一些專等候游人租車去天鵝湖的,價錢是每人50元,北京吉普2020。旅館的老板很熱心,說他剛從那里回來。他說前面大約28公里的路我們的車就可以開,后面大約有600米的需要步行。再后面大概一公里的路就一定要租馬了,二十塊錢來回。老板很熱心的把我們領到通向天鵝湖的路口,就和我們揮手作別了。

半個小時左右,我們就過了前面的28公里路。我們看了看拐彎進去的路,很泥濘,開車確實有點難度,因為我們的車不是越野車,是兩輪驅動的。但是如果要把車留下的話,蘇比不放心不看著,于是他試圖把車開進去。經過幾次嘗試和他不錯的駕駛技術,我們來到了一些蒙古包的邊上。此時,雨依然不大不小地下著,停好了車,我們就去找那些租馬的人詢問能否去天鵝湖看天鵝。沒想到結果令人沮喪,他們說由于下雨,他們把馬都放了,沒辦法進去了。我們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空,不知所措。過了一會兒,大概是因為他們還想掙錢吧,有一個人說,如果我們想去的話,他們還是可以去把馬套回來的。這使我們的心里燃起了希望,于是讓他們去套馬。

接著,我們看見了難得一見的套馬鏡頭。先由一個人騎著一匹沒有放走的馬去遠處趕馬,另外的四五個人就準備好套馬的繩子。等馬群一靠近,就甩起繩子往馬頭上套去。這里的馬不比一些專供游人騎的馬,都比較烈。有的套住以后略微跑兩下也就停了,可是有的就跑得很快,套馬的人只好被馬帶著在地上拖一段?上У氖,沒有DV拍下這個精彩的場面。

交了門票和騎馬的錢以后(每人30元,包括司機的共150元),我們就各自上馬了。盡管我以前也騎過馬,但是這回可不是騎著玩的,而是代步的工具,因為在這樣的沼澤地,是既不能開車,也不能步行的。

對于我這樣一個害怕一切比老鼠大的動物的人來說,騎馬自然是已經比較困難的事。當時的情形是不容我考慮的,如果不騎就看不見著名的天鵝湖和美麗的白天鵝了。硬著頭皮,在一個當地小姑娘的幫助下,好不容易上了一匹馬。當時雨還下得不小,幸好穿了一件帶帽子的外衣。我戴著帽子,想盡力保護相機和小包,又要緊緊的抓住馬鞍上的手柄,心里又禁不住地害怕,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那個小姑娘跟著也騎上馬來,坐在我身后,一揚馬鞭,我們上路了。一路上五匹馬經常喜歡蹭來蹭去,也就是另一匹馬的頭老是喜歡靠近我的腳,心里別提有多害怕。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忽然聽見走在前面的老爸和吳波叫著說看見天鵝了。這時我也顧不上害怕,使勁地往他們指的方向看去,可是天已經是灰蒙蒙的了,什么也看不見。這時,坐在我身后的小姑娘指著右前方說,那里有兩只正在飛的天鵝,我在她的幫助下依稀看到了白色的東西。接著,天鵝湖到了。

所謂的天鵝湖其實是一大片沼澤地,并不是想象中的一片湖水。這時借來的望遠鏡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在它的幫助下,我們看見了遠處棲息在沼澤地里的天鵝。由于天色漸暗,我只拍了一張照,沒想到照片中的天鵝湖還是挺美的。不過,可別指望我的數碼相機能夠“看見”天鵝。

盡管現實中的天鵝湖與我們的想象很有差距,我們還是挺滿足的,畢竟沒有白來巴音布魯克。當我終于下馬回到我們停車的地方,多少有一點受刑完畢如釋重負的感覺,心想,可能的話,再也不騎馬了(可是事實證明,我錯了)。

當我們渾身濕漉漉地坐進車里的時候,沒想到更大的困難來了:蘇比似乎沒有辦法把車開出這600米泥濘的路。剛坐下喘了口氣的我們不得不下了車,以減輕份量,老媽還自以為是地去幫忙推車。在那些當地人的幫助下,陷進泥里的車子終于可以動了。當我們再次回到車上的時候,忽然發現老媽的褲子正面全是泥漿水,原來是不自量力推車時濺的。

當我們快回到旅店的時候,雨居然停了,我們還看見天邊一抹淡淡的彩虹。經過一番從頭到腳的清洗,我們終于把這一路的泥濘洗去了?蓱z我老媽,一共只帶了那么一條自認為“天不怕地不怕”的黑褲子,也就只好穿著睡褲去吃飯了。

這里沒有夏季,暖氣常年開著。我們看到餐廳的服務員都穿著小襖,不由得后悔把我們的羽絨服留在烏魯木齊了。

吃完飯以后,我們發現一輪彎月已經掛在天邊了。我們一邊埋怨為什么剛才下這么大的雨,等我們回來又不下了,一邊又暗暗祈求明天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

十、86日(巴音布魯克至伊寧)

這里果然挺冷的,早晨起來玻璃窗上都是一層在上海的冬天才能見到的水汽。我把所有能穿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了,在牛仔褲的外面還套上了一條褲子。幸好老爸聰明,把老媽的褲子纏在暖氣管上,老媽才有褲子穿。

本來和蘇比約定的是九點出發,可是到點了找不見他的人。我們就在他車的雨刷上給他留了條,說出去轉轉,改在十點出發。

這時的天還是灰朦朦的,我們一路向南往草原走去。大概二十分鐘左右,我們就踏足草原了,而且這時南面天空的云已經開始慢慢散去了,不過北面(我們來的方向)仍然是沉沉的烏云。草原上散落著一些氈房,還有一些自由自在地羊群。大概是人跡罕至的原因,這里的草原更顯得氣勢磅礴。

在這片遼闊的高山草原上,可惜地上露水太重,否則我真想平躺下來,好好地無拘無束地看看藍天和白云。這時,北面的天空也漸漸地亮起來了,我們暗自高興:這下有希望看到晴空萬里的草原了。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就往回走去找蘇比;厝ヒ豢,可把我們下壞了:不僅蘇比還是沒有出現,連我們來的那輛現代車也不見了!我們不約而同地想,他會不會丟下我們自己走了?幸好就在這時,蘇比出現了,他說在九點的時候找了我們半天(天地良心,九點前后五分鐘我們一直在車子旁邊。我想是他遲到了,見于語言不通,我們也就懶得和他爭論了)。

我們上了車,沿著前一天來的路往那拉提進發了。大概是天晴了的原因,沿路我們看到在草原上有挺多羊群,牛群(這些也是有人放養的),這種情景對于在城市里長大的我來說是非目睹而無法想象的。

巴音布魯克草原尚未成為旅游景點,所以既不要門票,又有特別美麗的景色?茨巧郊股系乃闪侄嘞篑R鬃!

接著,我們又經過了昨天連接那拉提和巴音布魯克的那條山路。當晴空萬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不由地失望了。別的不說,拍出來的照片都顯得曝光過足,而且又缺乏了煙雨朦朦般的詩意。

不久,我們又來到了那拉提草原。沒想到晴天和雨天的景象完全不同:雨中的那拉提顯得很安寧,盡顯其清純的本色;可是陽光燦爛的時候,這里就變成了一個嘈雜的公園,憑空冒出來很多游客和牽著馬的當地人,他們吆喝著招攬生意。這樣的情形讓我們游性頓減,不由得懷念起雨中的那拉提,暗暗慶幸昨天下了雨。

既然花了門票錢來了,也不能象昨天一樣僅僅為了借路通行。在蘇比的建議下,我們試圖往草原深處走去。

當時艷陽高照,我們一路往沒有人的深處走去,到后來就連路也沒有了。終于可以理解登山者向往頂峰的心情了,每當我們爬上一個高處,就會看見另一個高處阻擋了我們的視線。下面這張照片是我們在登山途中拍下的,顯現了原始的自然美。

用光了力氣的我們在一個小時以后回到了車上,就離開那拉提回伊寧了。一路上展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我們昨天向往的晴空萬里的那拉提。

離開那拉提草原后,我們又回到那拉提鎮上那家穆斯林飯莊吃大盤雞,大概是期望值太高的原因,似乎沒有前一天好吃了。

吃完飯已經快五點了,我們就往伊寧趕。誰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欲速則不達。就在離伊寧不到一個小時的地方,我們的車居然被一輛不準上路的拖拉機撞了!那位爺也是說維語的,只見蘇比和他大聲爭執起來,周圍迅速的聚集了許多能聽懂他們說話的人。吵了有半個小時,蘇比回到車上把車往路邊開。我們問他怎樣了,什么時候能走,他嘰里咕嚕的說的什么我們也不明白。我們又不明不白地等了一會,期間圍觀的人群不僅沒有減少,而且連趕著牛車,驢車回家的人也停下來看熱鬧。此時大約晚上八、九點,對新疆來說,正是收工回家的時候。我們被人當外星人看了半天,蘇比說他在等保險公司,讓我們打車回去(原話可沒有那么通俗易懂,費了半天勁才領會了這么一點)?墒腔慕家巴獾模ㄏ掳菔矞兀,哪有什么空車呀?過路車也不搭理我們。我們只得聯系教育旅行社,讓他們派車來接我們。接下來就是站在路邊無聊地等待。我們實在是很詫異,居然有那么多人自覺自愿地陪我們在馬路上吹風,而且我們走到那里,他們會自覺地跟到那里,真讓人受不了。不過在路邊的一個多小時里,頗看到了很多驢車和奶牛,還有一個很漂亮的新疆小女孩。

接我們的車還沒到,保險公司的人先到了。那兩個工作人員倒是漢族人,他們也聽不懂蘇比在什么,我們就將情況和他們說了。拍了照以后,就可以走了,與此同時,救援的車也到了。

等我們到伊寧鴻福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本想出去找點東西吃,在周圍沒有找到滿意的飯館,我們就在鴻福吃了一點。我們曾經借口蘇比的車需要辦理保險和修理,試圖和教育旅行社說第二天想換一個司機,我想大概是司機利益的關系,以失敗告終了。

十一、87日(伊寧)

早上九點,蘇比來接我們。那輛曾經滿身是泥的現代已經被清理過了,但是昨天的小傷痕還在。我們在十一點不到的時候就到了今天的第一個目的地-賽里木湖。就在去賽湖的路上,我把陪伴我多日的帽子丟了。

沒想到,我們還沒有下車,就有三五個人牽著馬圍住了我們的車,害得我好半天才從車里出來。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好半天我們才明白,他們想讓我們租他們的馬上觀景臺,十塊錢半個小時。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不再騎馬了,只希望他們,特別是馬離我越遠越好。后來才發現,到了這里的游客,只要是沒騎過馬的,那么身邊總會有馬夫牽著馬跟著,而且不止一個。在一路跟隨我們的馬夫中,有兩個跳得特別高的:一個是要勸說我們騎他和他的同伴的四匹馬;另一個僅要求我們中的一個騎他的馬。

我們想先乘快艇游覽賽湖以擺脫這些嘰歪的人。這里的快艇二十塊錢一個人,比喀納斯便宜多了。居然前面那兩個馬夫中的后者跟上了船,說要為我們拍照。暫時遠離了馬的威脅,我終于可以盡情地欣賞一下美麗的賽湖了。

不多會我們就回到碼頭了,因為賽湖太大,是不可能走到它的盡頭的?墒且粭l腿剛剛踏上岸,馬兒們又圍攏過來了。這時老爸和吳波已經決定要騎馬上觀景臺了,只是用誰的馬的問題了。剛才跳得很高的兩個人爭執不下,爭先恐后地把馬鞭往我們手里塞,原來這里的規矩是游客接了誰的馬鞭就算是租了誰的馬了。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又覺得第一個人實在是太霸道了,也不讓人家的一匹馬做生意。在一片人和馬的混亂中,我們租了第一個人的三匹馬和第二個人的馬。

又要騎馬了,而且也是沒有別的交通工具可以替代的,這對我和我老媽來說無疑是受罪。我上了第二個人的馬,他們三個也各自上了一匹馬。雖然坐在馬上心不太踏實,但是周圍的聒噪算是沒有了。吳波沒有讓牽馬的人跟著,緊接著老爸也左手拉韁繩,右手拿馬鞭自己騎了。其實上山還是需要有人帶路了,否則不是沒找到地方,就是三個小時也回不來。

一開始,路還比較好走,可是當中有一段路十分泥濘,他們又很心疼自己的馬,不能讓馬馱兩個人,所以牽馬的人只好放開韁繩,自己往邊上相對好走的地方走。這下我可嚇壞了,擔心馬兒萬一犯脾氣我可慘了。這下可真是領教了馬的厲害,那些泥坑看上去都很深,而且上坡的路又很陡,馬都輕輕松松地走過去了。經過兩個小時的“強化訓練”,我對馬的恐懼感已經減少了很多,因為這里的馬被馴化了,比天鵝湖的馬溫順多了。特別是吳波的那匹馬,不論怎么用鞭子,吹口哨,它都是那么不緊不慢地走。

回到租馬的地方,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每人四十。租馬的時候問他們大約多久,有的不肯說,有的說一個小時就夠了。其實我想,這應該是平均水平了。說句實話,觀景臺上的景色并不怎么特別漂亮,這騎馬的價錢也不算很貴。

下了馬以后,總覺得身邊少了什么,原來是周圍再也沒有馬和人圍著我們了。我們照了幾張相以后,就想去果子溝了。

正當我們考慮在去果子溝前吃飯還是去完果子溝再吃飯的時候,從蘇比不太明白的話中得知所謂的果子溝只是我們剛才來賽湖經過的一條路。由于真的不確定是不是聽懂了蘇比的話,我們一直在懷疑是不是錯過了果子溝,直到后來看了“藏羚羊”才確信果子溝只是312國道的一部分。

既然沒有果子溝了,我們就在路邊找了一個地方吃了拌面。然后就往霍爾果斯口岸進發了。

霍爾果斯口岸是中國和哈薩克斯坦的國門所在。人和車輛出入口岸都要辦理出入境手續,不過在這里有一個專供游人參觀的免檢通道。我們買了門票(每人20元,不包括在團費里面),有一個工作人員兼講解帶領我們由這個通道去參觀口岸。他說口岸原本是很嚴肅的地方,是不能開發給游人參觀的,曾經關過,但后來為了促進旅游業的發展,有開放了。

在不到國門的地方,有一塊“恥辱碑”。那是在1882年,沙俄通過《伊犁條約》劃走新疆4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這樣的“界碑”現存共有三塊。

再往前走,就是中國和哈薩克斯坦的界碑了。據陪同我們的工作人員介紹,一般的界碑只有一塊,一面寫中國,另一面就寫其他國家。這里因為是以河為界的,所以以橋的中心線為界,而在兩邊各有一塊界碑,一塊是3241),那邊的一塊是3242)。

到橋的這一頭是全長4825公里的312國道的終點,312國道的起點是上海。在我們參觀界碑的時候,有邊防戰士讓我們快點離開。工作人員向我們解釋說,要進行會晤了。我們臨走前看到有一輛車看到橋的當中停下,那邊也是一樣,兩邊各出來兩個人,站在橋中間說些什么。據說會晤的次數是不定的,不過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盡管這個口岸也沒什么風景可看,但是我們出來的時候都覺得挺有意思的,畢竟是國界嘛。

在口岸的前面,有一個小商品市場,大都賣前蘇聯的望遠鏡和俄羅斯套娃。我們買了一些紀念品準備送人,還買了一瓶進口的蘇打水喝。由于艷陽高照,也沒有遮蔽的地方,我們沒逛多久就找到蘇比,準備回賓館了。

由于時間尚早,我們就問蘇比還有什么地方能去的。和以前的無數次一樣,我們根本搞不清他說了什么,而且也沒有勇氣多問了,因為不管問幾遍都一樣。就這樣,我們也就隨遇而安了。

在車上迷糊了一會,就到了伊犁河大橋,原來這就是蘇比要帶我們來的地方。據說伊寧的人結婚大部分都會來這里,我們還真的看見了一對新人。在伊犁河大橋逛了逛,我們就回賓館了。

十二、88日(伊寧至烏魯木齊,烏魯木齊至喀什)

為了買打折的機票,所以今天注定是奔波的一天。早上從伊寧飛烏魯木齊,到烏魯木齊是中午十一點左右。我們就順路到開發區去吃囊坑肉,去了侯新華推薦一家店。囊坑肉就是把羊肉抹上鹽放到囊坑里烤,雖然沒什么調料,但是肉的味道是很香的。

回到學府賓館租了一間房,因為我們去喀什是晚上12點的飛機。安頓好了老爸老媽,我們兩個就出去取錢,因為比預算多玩了伊寧。在學府賓館的邊上就有一家郵局,我們帶上老媽的養老金儲蓄卡(因為只有老媽在郵局有存折)去取錢。出門的時候,老媽告訴我密碼,老爸還信誓旦旦的說他在上海去過100元錢試過密碼的。真是出師不利,剛到郵局,就發現老媽的身份證忘了拿了。還好就在邊上,只好讓老公辛苦一趟了。拿來了身份證,本以為填完單子輸完密碼就等著拿錢了,誰知連輸兩次都是密碼錯誤。這下我可倒了,馬上打電話給老爸:老媽堅持說密碼不會有錯的(直到前兩個星期,他們去家里附近的郵局拿錢,發現密碼有錯。經查,密碼是111111,我老媽則堅持說她曾經去改,可能郵局沒幫她改),老爸則說他在上海拿了100塊的是ATM卡不是存折。當時的感覺真是叫“中刀”!不過,更麻煩的事還在后面呢!

由于這個小郵局沒有ATM機,而且在柜面不能用ATM卡取款,我們只好去銀川路的郵局取錢。到了銀川路郵局,看見了ATM機,我們終于出了一口氣,心想這下沒問題了。把卡插入機器,為了保險,輸了密碼后先查詢了余額,一看沒有問題,就提取1000元。誰知一切正常,就是不見人民幣從機器里吐出來。關鍵是機器沒有出錯信息,而且還打印了憑條。這下我們可傻眼了,再次查詢余額,少了一千塊。這可真是難得一遇啊,至少我們兩個自使用ATM以來從未碰到過。

急急忙忙地找了柜臺的一個的維族姑娘熱依拉,向她說明了情況。她在ATM機上試了一次,于是就又少了1000元。她很鎮定地說上海和烏魯木齊的ATM連接老是有問題,這種情況經常發生的。她讓我們等一下,她幫我們聯系上海方面。等了很久,她說電話打不通。又過了一會,電話是打通了,她說,上海的賬己經劃到烏魯木齊了,只是這里的總局和這里的連接有一點問題。讓我們留下聯系電話和卡號,說有結果了會通知我們。我們能有什么辦法呢?只得無奈地去找工商銀行,幸好老公帶了金盛卡。

到了銀行,很順利的拿了五千塊錢。我們不斷地感嘆,銀行到底還是比郵局好呀,當初為了節約千分之五的手續費(銀行手續費百分之一,郵局千分之五),現在花的打車費和這些來回奔波的人工也不值啊。再說,那兩千塊錢還懸在半空那!

(得出教訓:在異地,能在柜面辦的事最好別用ATM機;能用銀行的卡就別用郵局的,不能省那千分之五的手續費;凡事不能依靠別人,最好用自己的卡取錢。)

總算拿好了錢,我們就坐公共汽車去市中心。因為我們第二天要去帕米爾高原了,想買一點減輕高原反應的藥。本以為在新疆,只要進藥房說治高原反應的藥是件很容易的事。誰知,我們又錯了!連問了幾家藥店,店里的人似乎都很茫然,也沒什么方向,多數人建議我們買氧氣袋。我們打電話問陳英杰,因為他曾經去西藏玩過,他說高原紅就可以。深圳城的地下一樓全是賣藥的,我們以為這下一定沒問題了,可是,四處打聽,都沒有高原紅。真沒想到連藥也這么難買,我們只得悻悻然地回學府賓館了。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回學府賓館的路上,接到了喀什國旅的電話:剛接到通知,紅其拉甫剛剛關閉,游客不能上去了。她建議我們改去塔克拉瑪干沙漠,我們說回去商量一下給她電話。這下,我們又慶幸既沒買到藥,也沒買什么氧氣袋。

回到學府賓館,和老爸一說紅其拉甫去不了了,老爸的失望自是難免。于是我們又翻了“藏羚羊”,看看有什么能去的地方,我們看中了里面所說的奧伊塔克原始森林。幾經周折,我們談定了價錢,包車費1300元。

期間熱依拉給我打電話說已經搞定了,過一兩天所扣的手續費和兩千塊錢就會幫我們恢復上去的。

終于可以喘口氣了,我們洗了澡出去吃了頓飯,就出發去機場了。飛機是九點半的,可是卻延誤到將近十一點。等我們到喀什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多了。

這次來接我們的也是一個維族司機(在喀什,不用維族司機會死得很難看的),叫買買提。讓我們感到欣慰的是,他說的漢語還是基本上能聽懂的。自從領教了蘇比的漢語以后,我們對維族人說漢語的期望值已經降得很低了,象買買提這樣,我們已經非常滿足了。

買買提把我們帶到喀什國旅幫我們訂好的賓館(錢由我們另外付給旅行社,旅行社和賓館結,我們想旅行社一定從中賺取差價。這一點我們無從證實,但經口頭詢問門房的人,房價是80塊一晚。而我們付給旅行社的是120塊一晚。不過,我們又能怎么樣呢?)。

十三、89日(喀什至卡拉庫勒湖)

早上買買提來接我們,先帶我們去吃早飯。他把我們帶到一個漢民的餐館,他當然是不進去的。在新疆,只要看餐館桌子的形狀就可以知道它是不是漢人開的了:圓桌的就是漢人開的,長方形的就是少數民族開的,是清真的。

吃過早飯以后,我們就往奧伊塔克進發了。我們之所以想去那里,就是因為“藏羚羊”上面說那里是原始森林,可以近距離地看到雪崩。這次是豐田的面包車,我們四個人就顯得很寬敞了。在買買提的建議下,我們沿路買了些馕和兩只西瓜,說是在往后可能會沒有吃東西的地方了。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我們的車拐進了通往奧伊塔克的路。又是一個灰色的天氣,書上介紹說中午是比較合適看雪崩的時間,但是應該是晴天。這條路不太好走,一路顛簸,大約一個小時,我們到了奧伊塔克的門口。我們想象中的原始森林至少應該是滿目的樹吧,可是一直到了門口還是沒看見幾棵樹,最可氣的是,門口寫著“奧伊塔克森林公園”。一看到“公園”二字,就知道我們上當受騙了。不是我夸張,上海森林公園單位面積里的樹也比這里多!

既然來了,也不能不進去呀,門口還有不少車也等著往里進。我去買門票,想打聽一下今天能不能看見雪崩,那人心不在焉地說應該不能。書上說是10元一張票,可是一問是20元,我想可能是漲價了,也在情理之中。等他把門票塞在我手里的時候,我怎么覺得那么多呀,也就是四張票嘛。我仔細一看,呵!一共是八張票,每張10元的,感情是連門票都懶得重印就漲價了!

進門以后,車子又開了一段到了停車場。買買提說在車里等我們,說這里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雪山,可以往里面走走,看看。

我們跟隨著零散的游人,向著雪山的方向走去。沿路看見一些帳篷,打聽了一下,原來是從烏魯木齊或喀什過來渡周末的人。

盡管我們覺得離雪山不遠,但是由于云層很厚,我們始終沒有看清它的全貌,以至于沒有拍下一張滿意的照片。爬到了一個落腳的地方,老媽先敗下陣來,說坐著等我們。我們隨著逐漸減少的游人繼續往前爬,登山的心情真的是挺有趣的:總是會看見前面不遠處似乎有一個高點,以為可以看見更美的景色;等到了那里,發現景色和前面沒有什么大的不同,同時又看見另一個目標……如此循環往復,越走越遠。我們就是這樣,爬呀爬,爬呀爬,曾經三番兩次地以為自己到了無路可爬的地方?墒鞘聦嵶C明我們錯了,當我們到達大多數人停下來的山頭,看見還有一些人在繼續前行。

因為老媽還在等我們,而且我們已經超過了和她約定的時間,我們只得原路往回走了。雖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下山路雖難走,可是不費體力,還是只用了上山三分之一的時間就回到了老媽休息的地方。

盡管我們爬到很辛苦,可是什么精彩的景色也沒看到,真是令人失望。我們返回了停車場,找到買買提,就向喀拉庫勒湖出發了。

仍然是一路顛簸地開出奧伊塔克,開上國道后經過了一個邊防檢查站,拿出在上海就辦好的邊境證順利地通過了檢查。通往卡湖的公路就是中巴公路,沿著它一路往前,就是帕米爾高原,然后就到紅其拉甫口岸了。由于這條路的很多路段都在修路,一路上連打瞌睡都是不可能的,其顛簸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幸好在我們的屁股沒有顛成兩半之前到達了卡湖。那是一片平靜的水面,她不象賽湖那樣看不到盡頭,她有雄偉的山脈作為襯托,更顯其高山湖泊特有的氣質。我們到達的時候是晚上六點多,對這里來說還是下午,只是因為天氣不好,看不見公格爾山和慕士塔格峰。

這里的海拔是3360米,我們已經感到氣急,頭暈了。和想象中的一樣,住宿的條件是比較艱苦的:四人間200元,沒有衛生間,廁所是山上的旱廁;當然不能洗澡了,就連刷牙洗臉的水都是限量供應的。就是這樣,那個接待我們的小伙子還說幸虧我們今天來,前一天這里還是客滿為患,沒有一張多余的床位。

我們安頓好了以后,就到餐廳邊等著云開霧散邊和這個小伙子閑聊。他是西安人,比我們還小上一兩歲,在烏魯木齊上的大學,英語專業,工作就是在這里給老外做翻譯。這家餐廳連同我們住的房間是一個老板承包的,老板娘告訴我們,去年掙了一百萬。其實他們的主要業務不是這家餐廳和旅店,而是慕士塔格峰和公格爾山的大本營,專為登山愛好者(主要是外國人)提供登山的導游和幫助。

高原的天氣真是多變,我們剛到的時候,天陰沉沉的,風很大,很冷,我們都穿上了羽絨服。過了一會兒,居然下起了雪珠,好冷!只得躲進餐廳,抱著茶杯取暖。因為這里的東西都是從喀什運來的,很貴。我們要了一大碗掛面墊墊肚子,湊合著路上買的馕就算是晚飯了。

吃完飯以后,外面的雨下得大了一些,陰冷陰冷的。就在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老外,背著很大的背包,渾身淋得濕透。

我們想他大概是來投宿的,至少也是來吃飯的。沒想到他把包往地下一放,也不脫下被雨淋濕的外衣,就走到餐廳的一角開始看起了什么。我們這才主意到,這個餐廳的四周所掛的全是周圍幾座峰的地形海拔圖。西安的小伙子告訴我們,這些圖是登山前查看線路所必備的,要二十美元一張呢。

大約在晚上將近十點,也就是太陽下山前的一刻,我們終于看到了慕士塔格峰的全貌。這使得我們欣喜若狂,因為這是對于我們沒有去紅其拉甫的唯一回報。

等我們心滿意足地拍完慕士塔格峰回到餐廳的時候,沒想到那個老外還在聚精會神地看地圖,這時離他進門已經將近兩個小時了!我們十分不解,不過餐廳的老板娘和西安的小伙子都已經司空見慣了,據說所有來登山的老外都是這樣的。

等他研究完所有的地圖以后,就開始和老板還有從大本營回來的向導談價錢了。這個老外是法國人,英語的發音不是很容易聽懂的。我們驚訝地發現,那個向導的口語十分流利,聽力也很好,和老外交流沒有任何的障礙。更讓我們感到驚奇的是,我們的維族司機買買提也能和老外用英語交流地很好,似乎他的英語比漢語還要流利。說起來還有更讓人難以置信的,就是這個老外居然也會一些簡單的漢語和維語!這不得不使我們對這些人刮目相看,好像自己那么多年的英語都白學了。

從他們的交談中我們知道,老外登山的費用是很貴的,要交什么登山費用,環保費用,當然還有給老板的大本營服務費用,前兩項費用加起來要一、兩千美元。這個老外和老板談了許久也沒有把價錢談下來,因為沒有和他分攤成本的同行者。他說他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在世界各地爬山,從南美洲到非洲,從非洲到亞洲,據他說四千米以上的山爬了幾十座。他堅持說在很多地方爬山是FREE的,這里實在是太貴了。老板和向導就是不松口,我想他們也不愁沒人爬,老板娘之前還說現在就有一百多人在大本營呢。

最終也沒有把價錢談好,他大概就不爬了。令我們蹶倒的是,老外拿出方便面來作晚飯,還說晚上不睡這里的旅館,要自己扎帳篷。因為這個老外給我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吳波就和他留了一張合影。我們第二天早上也就沒看見那個老外了,不知后事如何。

十四、810日(卡拉庫勒湖至喀什,喀什至烏魯木齊)

昨天雖然看到了慕士塔格峰的全貌,我們還想再看看早晨的山峰?墒,早上依然是厚厚的云層,一直等到仍然沒有起色。由于光線的原因,卡湖早上的顏色是挺特別的,湖面看上去是銀灰色的。

到了十點,太陽還是沒有露出山頭,我們只得一邊回味著昨天晚上的美景,一邊戀戀不舍地上路了。

一路坑坑洼洼,有時在中巴公路上開,有時只得拐上便道。在途中,我們被修路的人不負責任地指向一條便道,結果那條路根本全是石頭,前面還有一個電線桿倒在路當中。為了躲避路當中的大石頭,我們的車輪陷入沙石地里了。由于我們的車只是兩輪驅動的,后輪陷進去了,前輪根本動不了。我們只得下了車,看買買提用千斤頂把后輪墊高,再用石頭墊到后輪轉出的坑里。沒想到,后輪過了前一個坑卻又陷入了另一個坑。每次用千斤頂來一次要很久的時間,我們足足折騰了五六次。就在我們快喪失信心的時候,這條便道上又開來了一輛很大的軍用卡車,車頭上寫著“實踐三個代表,為人民服務”。車上跳下三個解放軍,他們幫著我們找來一根鉛絲,同他們的大卡車把我們的小車拉出了打滑的地方,他們還去前面把橫在路中間的電線桿扶起來讓我們已經后面的車輛通過。這時,我們不斷地感慨,他們真是最可愛的人!

這一次車輪打滑足足耗費了我們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等我們回到喀什的時候已經是將近下午四點了。我們讓買買提帶我們去正宗維族口味的餐館,因為別人說喀什是新疆最有維族風情的地方?墒堑鹊竭@頓飯吃完,我們才發現正宗的新疆口味我們是吃不慣的,我們只能在烏魯木齊吃一些不地道的新疆菜。

吃完飯,我們就去香妃墓。香妃墓實際上是阿帕霍家族陵墓的俗稱,是典型的伊斯蘭風格的宮殿式陵墓建筑。其實我們早就知道香妃墓沒什么好看的,只是因為香妃而出名,更何況并沒有什么歷史資料可以證明乾隆的香妃就葬在這里,只是傳說和猜測而已?墒堑搅丝κ灿衷跄懿蝗ハ沐鼓?

從香妃墓出來,我們的目標就是喀什十分著名的“東巴扎”!鞍驮笔羌械囊馑,東巴扎是喀什最大的一個,在星期天最熱鬧。也許是因為天太熱了,也許是因為期望值太高了,也許是因為我不懂,到了那里覺得不怎么好看,亂七八糟的,而且周圍的人身上都有很重的羊肉味道。

離開東巴扎,我們去的是艾提尕爾清真寺,這是全中國最大的伊斯蘭教寺院。這座寺院正在修繕,所以門口塵土飛揚。進去轉了一圈,發現正殿里冷冷清清,倒是院子里跪著一些穆斯林在做禱告。我發現清真寺的大門是不對稱的,而且角上都有一個月亮。

去過清真寺以后,我們在喀什的游程基本就算結束了,可是我們的飛機是晚上1155的,所以我們就讓買買提帶我們去喀什的老街轉轉。

在老街上居住的絕大多數都是維族人,有各種各樣的小店鋪,不寬的街道上不時會有人趕著驢車經過。那里的人們生活得很悠閑,他們生活在他們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周遭的一切都與他們無關。

我們轉到實在無處可去了,就找了一家生意比較好的維族餐館吃飯,吃完飯和買買提合了影。在機場,我們就和買買提還有這座充滿神氣色彩的城市揮手作別了。

飛機沒有延誤,我們回到烏魯木齊學府賓館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兩點多了。

十五、811日(烏魯木齊)

這一天在我們的游程中沒有什么安排,主要是因為12號才有從烏魯木齊回上海的打折飛機票。早上醒來已經是十一點多了,這是我們這十幾天以來睡的第一次懶覺。

不過,這一天也不輕閑,最重要的是去郵局看看那兩千塊錢回來了沒有。吃完午飯我們就去學府賓館邊上的郵局想拉一下卡看看,誰知卻被告知在異地是無法顯示交易額的,只能查詢余額。查了一下余額,和前兩天的不一樣,還多了一些。這下我們可糊涂了,不過老媽說10號應該會有按月的養老金進來,而且還有什么加的工資,約是一千多塊。經過我們的推算,應該是那兩千塊錢只恢復了一千。我們只得又去銀川路找熱依拉,她的態度很好,可是一樣不能打印交易額,只能查詢余額。除了埋怨郵局的系統不合理意外,還有什么好說的呢?我們留下了通訊方式和銀川路郵局的電話傳真,只能等回到上海的郵局去查交易額了。(后來經查,在烏魯木齊查的時候確實只恢復了一千塊,可能后來又恢復了一千塊,只是我們查詢余額的時候可能在這兩筆交易之間。)

暫時解決了這件煩人的事,我們就去二道橋逛逛。二道橋是烏魯木齊出名的小商品市場,不過比上海的城隍廟看上去整齊一些。我們買了一些小紀念品送人,也就出來了。老爸很執著地要去什么地方看水庫,等我們到了的時候,發現根本就是一個游樂場,還要收門票。老媽陪著老爸去逛,我們就想到百勝去給侯新華買個禮物。

這次到新疆玩,侯新華幫了不少忙,來來回回的學府賓館都是她幫我們定的,還給我們買了好些吃的東西。我們就想買個旅游背包送給她,因為她很喜歡旅游,而且據陳英杰說她去西藏用的包很一般。

說到旅游背包,我們首先想到的就是Jansport。我們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接下來的三個小時里,幾乎跑遍了烏魯木齊有名的商場,運動一條街,來回坐了十趟公交車,楞是連Jansport的影子也沒看見。我們一度放棄了Jansport這個牌子,想要是有NikeAdidas也行?蓱z我們除了在百勝看見一個Nike的包以外,再沒看見。再就是在運動街的一個店的櫥窗里看見NikeAdidas,可氣的是,鐵將軍把門:“本店停業兩天”。一直忙到六點多鐘,我們一無所獲,忽然間無比想念上海的太平洋,港匯廣場……只好回到上海買了寄給她吧。

晚上侯新華來帶我們去吃手抓飯,她還帶來了送給陳英杰,姜威和我們的禮物。她實在是很熱情很豪爽,我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手抓飯就是用羊油炒的飯,挺香的。吃完飯,老爸老媽先回去休息,她帶我們去百勝樓頂的夜市逛逛。

沒想到新疆的夜市那么熱鬧,盡管今天是周一,這里一樣座無虛席。夜市都是一些小吃,我們要了烤魚,烤肉,烤雞心什么的,吃得不錯。特別是烤魚,很香,很好吃。

吃完以后,她的一個朋友謝東梅要帶我們去一個酒吧,連侯新華也沒去過。到了那個昏暗的酒吧里,這里大約是同性戀的天堂,男的,女的,都有。這里的服務生都是男的,有兩個還打扮成女人的模樣。他們喝酒玩游戲,我到一點鐘的時候,實在撐不住就睡著了。

等回到賓館睡下去的時候,已經是三點多了。

十六、812日(烏魯木齊至上海)

飛機是下午六點多的,除去半天的懶覺,下午去百勝買了些葡萄干。臨走前侯新華來送行,又幫我們買了一盒葡萄干一盒哈密瓜。就在學府賓館門口,我們和侯新華揮手作別了,相處了這些天,還真有些不舍得呢!

到了機場,我們發現從這里出港的航班一定都有成箱的哈密瓜和葡萄。托運的行李大都是哈密瓜的盒子,我看見最夸張的人托運了有四五個大盒子,安檢排隊的地方幾乎人手一盒葡萄。

帶著對新疆美好的回憶和依舊沉甸甸的行囊,我們回到了久違的家。


(喀納斯的清晨)


(天山鳥瞰)


(晨曦中的卡湖)


(雄偉的慕士塔格峰)


(晴空萬里的那拉提草原)


打印

其他旅游攻略文章

消息

返回頂部
(★^O^★)MG巨额现金乘数试玩 街机捕鱼1000炮下载 中国福利彩票河南快3 10人百家乐台桌 宁夏麻将划水技巧 全民福州麻将官方网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360 北京快三1000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人工计划 大富豪电玩城下载二维码 带赖子的单机麻将游戏 大圣捕鱼最新版下载 吉林体育十一选五开奖号 湖北快3app 北京pk是怎么下载 东北刨幺白山在线 南昌麻将大七对牌型